臺大數學系人物誌:姚景星

臺大數學系人物誌

姚景星先生

訪談紀錄/顏一清

圖1. 姚景星先生

高雄出生 年少時的戰時記憶

姚景星教授在民國十七年(編按:1928年)二月二十一日出生於高雄市楠梓,是姚乾福先生和姚邱謹女士的長公子,家裡做日用品雜貨的批發生意。小學六年和高等科(小學後續讀以便取得某種資格或是為中學做準備)一年是在(專收台灣孩子)上的。當時的楠梓鄉土味還很濃厚,街道的盡頭便是一大片田野。那兒到處散落著一些村舍:家家幾乎種著幾棵果樹,如蓮霧、龍眼、楊桃、荔枝等,間或也穿插著一些高聳的棕櫚樹。清晨在田畦上走動就會聽到布穀鳥的叫聲,也看得到隨處綻放著的馬櫻丹花和美人蕉。入晚還有田蛙開的音樂會呢,所以那段日子過得逍遙而自在。

楠梓坑公學校.jpg

圖2. 姚景星曾就讀的楠梓坑公學校老照片

引用自臺灣國定古蹟編纂研究小組臉書粉絲專頁

後來因為有日本的中學來台灣招生,剛好也有同鄉要去唸,也就一起赴京都就讀兩洋中學了。那時候中學改為四年制才兩年(早先是五年制)。到京都,便住進學生宿舍,伙食由校方供給,因為是戰時,食物與日用品都是配給的。主食除了米外還配給一些大豆和大豆渣(大豆抽油後的殘渣),所以吃的是滲著大豆或大豆渣的米飯,有一點魚,一點肉和一些菜下飯,量有限,不怎麼吃得飽。即使如此,應該比在台灣過日子強一些:那時候台灣有好東西,盡往日本本島運,在台灣,沒有改成日本姓名的台灣人配給物比日本人和改日本姓名的差一級,常常以蕃薯籤稀飯果腹。

一到假日,台灣來的同學們會結伴去京都近郊玩一玩。但是過了一年,實在太想家了,就在學年假,買棹回鄉一趟。這在當時可是一件驚險的事,因為早他的一班開往台灣的船高千穗丸(一萬噸左右的郵輪)在中途被炸,沈入海底,同校的台灣同學被犧牲掉好幾個。他坐的郵輪一路上也小心翼翼地行駛,為閃開魚雷,常做S形急轉彎的航行,害得坐在艙裡搖晃得好厲害。假期快完時,又坐同一艘船回日。不過,這條船再一次開往台灣時便被炸掉了。說來姚先生也真命大!

書才唸了差不多一年半,太平洋戰爭進入最險惡的階段,中學以上的男生奉命一概成為「學徒兵」(學生兵),白天到軍工廠或工地或農場做工,膳食由那邊供給,晚上回宿舍休息。

在戰爭期間,京都附近遭轟炸的情形幾乎沒有。只間或有不小心落下來的炸彈而已,難怪遇到空襲警報還有人膽敢跑出來看遠方的空戰呢。原來這是盟軍的一項措施:他們不忍心看文化古都京都被炸成一片瓦礫地。不過,附近的大阪工業區則就不能倖免,至於更遠處的軍事要塞廣島和軍港「吳」(音Kure)可就被大炸特炸了。

當了兩年多「學徒兵」,日本投降了。但也不是說這樣就可以立刻回台灣,一則沒有船期,二則讀書還無著落,就還住在學校宿舍裡等待。那時候在日本的台灣人身份提高了,是戰勝國國民。還配有一個胸章,憑它有些優待。日本人(除了流氓)看了它都垂頭喪氣地,很忍讓。的確,「無條件投降」給日本人的屈辱感與打擊很大。因為他們所接受的教條是:「日本無往而不勝,遇險且有神助」哩。在投降前不久「大本營放送」(軍部報導)除了隱藏一切不利事實外還不是高唱著「戰爭必勝」的論調來著?在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中午日本天皇做「玉音放送(日皇的談話播送),他以細小又沙啞的聲調說,廣島與長崎分別遭到盟軍投下原子彈,而使日本國民死傷無數,為避免日本國民繼續被犧牲,甚至於被殲滅,他做了無條件投降的決定。日本全國人民聽後簡直要發狂了,有些人尖叫,有些人痛哭流涕,甚至於有些人切腹自殺向天皇「謝罪」。這以後日本人的態度就變成順從而妥協了。這時候有些台灣人抖起來啦,趁機欺負人,坐霸王車等等。也有些人做起掮客,撈起錢來。姚先生當時年少,人卻老實,這些事看在眼裡,都不參與。中學文憑早些發下來了,好不容易也等到船期。不過那時實在缺乏運輸工具,坐上的是向來不遠行的一千噸左右的海防艦。船由吳港開,須從京都坐火車經過廣島到吳港。結果姚先生就清清楚楚地看到廣島那夷為平地的慘狀。

進入臺大數學系

民國三十五年二月底回到台灣後不久,姚先生插班高雄中學(當時設有初中部與高中部)高二。那一陣大家才長久從躲空襲安頓下來,書都沒怎麼唸,大家的程度都差不多一樣菜,也就考取了。

民國三十七年夏天,姚先生從高雄中學畢業後順利考上台灣大學。當時各大專學校都單獨招生。他唸的是數學系,是成立後的第四屆。同學有劉錫青和吳青木等人,吳青木後來休學了一年。學長有第一屆的霍崇熙,第二屆的許乃超和陳玄德,還有第三屆的王興榮學姊等。一年級的微積分是數學、物理、化學三系合班上的,由施拱星先生教。施先生還教二年級的高代,過後出國深造。許振榮先生教高等幾何(用Schreier&Sperner的書等)。高微是數學、物理合班上的,項黼宸先生教,項先生還教了點集合論。系主任沈璿先生教複變與積分方程式論。近代是師大的一位張先生教的,微方由楊先生教。因為人數少,三四年級常在一起選課、上課。四年級差不多都是選修課,只有一門零學分的必修課:「論文」。不過,四年級同學往往還忙著補修那些末過關的必修課。回顧起來,當年老師們雖然很認真教學,無奈學生們經歷過多年戰事,功課荒廢久了,程度不怎麼好,又沒有好書本,書確實唸得很辛苦。如果日後他們有了些成就,除了老師們的教導外,要歸功於他們日積月累的努力。

那時候到處還時常捉「思想犯」。數學系裡倒沒有,可是有時情治人員躲在教室外頭,學生來上課,經老師點名而被認出身份後就被帶走。同屆的電機系高材生吳東烈,一個台南縣來的鄉下孩子,就在大四時被捉走,後來遭槍斃。在那個時代,有時侯,年輕有為的生命如朝露般,隨一陣風而煙消雲散!

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。

圖3. 姚景星的學士論文,〈代數曲線(特關於Riemann-Roch的定理)〉,許振榮指導,1952。

引用自國立臺灣大學士論文檢索系統

畢業後的發展

大學畢業後姚先生當了第一期的預備軍官,服務一年後有就業輔導就給派工作到台北氣象局(在北一女中旁邊),經說明「願意回鄉服務」後改調到台南氣象局,做了兩三天工作,又被請到高雄省立商職(今省立高雄商專)當老師。一年後回台大做助教。那是民國四十三年秋天的事。當了助教半年多的民國四十四年三月十九日,姚先生和高雄女中畢業的閨秀吳貞子女士結婚了。他們早就彼此認識的嗎?當然不是!他們是憑媒妁之言結的婚。

姚先生當助教時系主任沈先生指定的工作是改幾班微積分的作業。一個星期下來微積分作業就堆積得相當高,要仔仔細細改完它們確實是件費時的工作。四年後的民國四十七年八月,施先生新任系主任。施先生不要助教改習題,不過要大家讀書,參加研討會。第二年施先生便升姚先生和賴東昇先生為講師,從事系裡的教學工作。姚先生早年教微積分以外也教過高代和高幾。他教學認真,不過,有時候為了要讓教室裡的氣氛輕鬆起見,也會搬出日本童話人物桃太郎來。

兩年半後,姚先生赴日本福岡的九州大學專攻數理統計學,經過兩年(民國五十三年三月)獲得碩士學位,日後他的博士學位(在民國六十二年三月)也是在九州大學取得的,是以論文為主修得的博士學位。

姚先生一度跟賴先生在長安東路比鄰而居。有一次造訪賴先生的一群客人聽說姚先生就住在附近,便說,去看看吧。這樣,大夥浩浩蕩蕩地來到姚先生家門口。大家一進門,彈著的鋼琴聲嘎然而止了,三位小姐們陸續出現在客人面前,有點害羞地笑笑。那麼一次,就足夠使人感覺得出來姚先生府上的氣氛是和樂而溫馨的。那一陣子姚先生騎機車上班。在當時機車還是「稀少物品」,松江路也還沒有開拓,從長安東路到台大還得經過一段不好走的石頭路,姚先生在那時候要算是「勇敢又摩登」的摩托車騎士呢。

姚先生在台大升任副教授後一年,當時的淡江文理學院(現今的淡江大學)數學系系主任鄧靜華老師想開辦數理統計組,而專攻這方面的人材很少,就力邀姚先生去創辦這個組。姚先生做組主任一待便是四年。在那裡的感想是:剛考進淡江的學生素質可能沒有台大的好,需要老師們付出較多的關懷與心力。不過,這樣長久以往,師生之間會培養出較深厚的感情來。

民國五十九年賴東昇先生做系主任,就把姚先生請回台大當教授。在民國六十五年至六十六年間姚先生且為系所主任兼數學中心主任,到今年春天已屆滿六十五歲,姚先生一直都是一位認真、踏實又負責的好老師,孜孜於他的研究工作而不輟。

姚先生有一弟一妹。弟弟姚景昭先生習醫,是一位很有良心的內科醫生,至今還懸壺於三重市,妹妹姚美杏女士嫁在高雄。

姚先生伉儷有三位女公子,都乖巧、聰慧,三位都唸北一女而後台大,可見這一斑。姚太太真教導有方啊!大小姐秀美唸台大森林系,在那裡她結識了她未來的夫婿劉逸民先生,眼看他一年後轉校去高醫讀牙醫系,秀美在台大畢業後也轉學到高醫牙醫系。如今他們都在高雄行醫,有二女。二小姐秀芳和三小姐芬芳前後都在台大公共衛生系就讀,畢業後兩位陸續赴美,也都在U.C.L.A.獲得公衛碩士。她們專攻生物統計學與電腦,現今很需要這一類人材,所以她們都找到很好的工作。秀芳現在在加州的一所衛生局裡當單位主管,先生藍德寬是一位一般內科醫生,他們有一子一女。芬芳在醫院做事,先生李慶忠是一位雷射工程師,加州大學博士。

深信姚先生伉儷今後繼續相互提攜,體諒地過退休後的日子。在這兒我們祝福他們健康、快樂!請珍重,再見!

(全文完)

(姚景星教授於2008年12月10日病逝於台北。)

後記

最近外子調職在外,一到寒暑假我便趕過去陪伴他。這回機票都訂好了,這才聽說姚景星先生要退休,歡送會將在六月底舉行,那我就沒法子參加了。我心裡想著:臨走前該向姚先生辭個行才好。碰巧遇到繆龍驥先生,繆先生託我採訪姚先生。我想,終究要去找姚先生的,也就答應了下來。這篇便是我的訪問記。


附錄:姚景星先生經歷

1928年2月21日 出生於高雄市楠梓

1935年4月~1941年3月 楠梓國民學校

1941年4月~1942年3月 楠梓國民學校高等科

1942年4月~1946年3月 日本京都兩洋中學

1946年8月~1948年6月 高雄中學高中部

1948年9月~1952年6月 台灣大學

1952年夏~1953年夏 服兵役

1953年8月~1954年7月 省立高雄商職教員

1954年8月~1959年7月 台灣大學數學系助教

1959年8月~1965年7月 台灣大學數學系講師

1962年4月~1964年3月 獲日本國立九州大學碩士

1965年8月~1966年7月 台灣大學數學系副教授

1966年8月~1970年7月 淡江文理學院數理統計組教授兼組主任

1970年8月~1976年7月 台灣大學數學系教授

1972年3月~1973年3月 獲日本國立九州大學博士

1976年8月~1978年7月 台灣大學數學系教授兼數學系所主任及數學中心主任

1978年8月~1993年7月 台灣大學數學系教授

2008年12月10日 病逝於台北。

(原文載台大數學簡訊, 1994年8月) 最後校對時間: 4/25/2009

Advertisement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