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大數學系人物誌:許振榮

臺大數學系人物誌

許振榮先生

口述/許振榮

紀錄/呂素齡    整理/劉豐哲

%e7%b3%bb%e4%b8%bb%e4%bb%bb%e7%85%a7%e7%89%87

圖1. 許振榮先生

前言

許振榮先生一生從事教育和研究工作,先後服務於台灣大學和中央研究院,教育出許多卓然有成的弟子。他將在今年六月自中央研究院退休,為此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在四月三十日安排一次訪問他的聚會。參加者有謝聰智先生(中央大學數學系)、康明昌先生(台灣大學數學系)、李國偉先生、劉豐哲先生和呂素齡女士(以上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)。這次訪問的經過由呂素齡女士記錄,然後由劉豐哲參照霍崇熙先生所提供的資料改寫成平述的形式。

台灣出生 台北二中求學

許振榮教授,于一九一八年六月十六日,生於日據時代台北近郊的木柵,他的父親除了經營柑園,還開了一家雜貨店。兒時農家的生活,無疑地塑造了他敦厚務實的性格。他不大說話,但只要一說話,總是使人感到真摯而誠懇。

台灣歲七歲那年,他入木柵公學校就讀,由於未滿六歲,只能算是寄讀生;寄讀的一年間,成績優異,得了一等獎,就直接升為正式的二年生。回想當時,他說:「那時同班同學的年齡參差不齊,有些同學的年齡比我大十歲左右。另外,當時台灣生活條件差,在就讀公學校期間,我們都赤足上學;畢業時為了參加畢業典禮,才第一次穿鞋,穿的是膠鞋。因為買不到適當的尺寸,那雙鞋穿了一次就不再穿了。」

日據時代,一般台灣鄉下家庭對子女的教育還不十分在意,許先生的父親也不例外。許先生在木柵公學校唸書時,雖然表現優異,已顯出是塊讀書的料子,他的父親卻沒有讓他繼續升學的意思,因此公學校畢業那年,沒有參加中學入學考試。直到公學校畢業後,有位曾任學校老師的鄉間長老,張水龍先生,出於愛惜人才之心,和他二哥,費了一番功夫才說服他父親,讓他升學,進了台北市老松公學校的高等科,唸了一年,翌年考入當時的台北二中,即現在的成功中學。

台北二中.jpg

圖2. 臺北州立臺北第二中學校

(圖片來源:〈台北州立臺北第二中學校(北二中、成功高中)〉網頁)

許先生在追憶這段求學中的小波折時,沒有顯出絲毫情緒上的波動,他只是平實地追述著當時的事態,正是農家子弟那種安命而達觀的性情的自然表現。

當時的二中,是台灣人能夠進的最好中學,入學競爭非常激烈;進了二中,心情上的愉快想來是可以預期的吧!雖然也有極少數的台灣人進入專為日本人設的一中,但進入了二中的本地生,都可昂首闊步地走在台北的街道上。他們面對眾人羨慕的眼光,愉悅的心情中,想必也埋藏著沈重的責任感吧!剛踏入台北二中的許先生,心情大概也是那樣矛盾吧!

雖說是人人欣羨的二中生,中學時代及其後台北高等學校(編註:今臺灣師範大學)的求學歷程,對許先生來說並不容易。由於家庭教育想法的關係,這段期間必須通學;由木柵步行四十多分鐘到景美,搭新店線火車到螢橋站,再步行四十分鐘到二中。每天如此往返所需的毅力,恐怕是現時學生所無法體會的了。稍稍早期的台大學生,對新店線火車,應該不太陌生,它連接了萬華和新店,台大學生到碧潭游泳或划船,最簡便的就是搭乘這線火車。它在一段長時期間內,必也默默地和台大學生同享著青春的歡樂,也一齊悲嘆過成長的鬱悶吧!這線火車道拆除後,原線的一部份就是現在的汀州路;當時螢橋站就在目前的汀州路和廈門街交口的附近。

「中學時代,我很喜歡平面幾何,也學得很好,再加上同班同學常常問我有關幾何的間題,不知不覺地,就更加喜愛它了。….說來,我後來選擇幾何做為一生的研究工作,也是一個機緣促成的。」-許振榮

日據時期,中學修業期間是五年,課程據許先生所能記憶的,除了數學外,有國語(即日語)、漢文、英文、作文、歷史、地理、博物、理化、說話、繪晝、體育(包括角力)、劍道、軍訓,頭兩年也有習字課(就是寫毛筆字)。數學課程,第一年是算術和代數,二年級至四年級是代數和平面幾何,第五年則是三角和立體幾何初步。許先生於二中修業四年後,即考上台北高等學校,所以中學時代沒有學過三角和立體幾何。當時中學修業四年後可以報考高等學校,但要考上可不容易,一百多人中,只有五、六人於修業四年中學課程後,考上高等學校。許先生在艱苦的通學情況下,四年後就考上台北高等學校,可以說,嚐到人生中第一個勝利果實,味道自然是十分甘美了。但是他卻淡淡地說:「我自己並不覺得很特殊,只可以說是相當用功。日本的中學很注重英文,每星期有五至六小時的英文課,課業並不輕鬆。每天通學,花了不少時間在步行上,我就利用步行中的時間背誦英文單字,把當時一本很通用的英文字典中重要字彙都背熟了,這對我以後一生有很大的幫助。」回憶那時的數學課,他說:「那時候,不像現在的中學生,可以從許多方面獲得知識,除了學校裡所學的,就不知道還有其他數學。中學時代,我很喜歡平面幾何,也學得很好,再加上同班同學常常問我有關幾何的間題,不知不覺地,就更加喜愛它了。….說來,我後來選擇幾何做為一生的研究工作,也是一個機緣促成的。螢橋火車站和台北二中間的步行途中,有兩家舊書店,就在現時牯嶺街上,放學後經過時,常常進去翻書。有一次翻到一本《幾何學通論》的書,印象中,作者是山崎榮作,就買了下來。書中有關反轉幾何(Inversive Geometry)部份最使我感到興趣,因為那是在學校裡所沒有學到的。」

%e5%8f%b0%e5%8c%97%e4%ba%8c%e4%b8%ad%e6%95%b8%e5%ad%b8%e8%aa%b2%e6%83%85%e6%99%af

圖3. 台北二中數學課情景

(圖片來源:〈台北州立臺北第二中學校(北二中、成功高中)〉網頁)

%e5%b1%b1%e5%b4%8e%e6%a6%ae%e4%bd%9c%e8%91%97

圖4. 山崎榮作著,《最新高等平面幾何學通論》,1930。
(國立台灣大學數學系圖書室館藏)

台北高等學校時期

上台北高等學校之後,通學的辛苦減少了不少。台北高等學校的校址是現在和平東路師大本部,最近的新店線火車站是古亭站,步程約七至八分鐘。高等科、台北二中和高等學校這八年間的通學事跡,據說,在許先生遊學日本期間,曾登載在本地報紙上而傳為美談。

日本的高等學校,事實上就是大學預科,修業三年。日本大學每年招生的情形是:第一次招生對象只限于高等學校畢業生;第一次未滿額時,才有第二次招生,對象擴及非高等學校畢業生。除經由高等學校進入大學的學生之外,其他的就稱為「傍系生」。

高等學校學生,分成文、理兩科,是以將來報考大學的科系為準的;每科又分成三類,以語文的偏重來區別;甲類以英文為主,乙類以德文為主,丙類以法文為主。當時的台北高等學校沒有丙類。許先生是理科的甲類生,三年期間都要修習英文加德文;英文課程較重,德文課也不輕,每週有三至四小時的課。數學課程,第一年有代數(包括歸納法、排列組合)、三角和立體幾何;第二年有解析幾何(大部份是平面的),主要課程是微積分,是在後兩年修習。(粗體為編者所加)

高等學校時期,他也常逛書店,找到了許多學校裡沒有學到的東西,特別在物理學方面,有些岩波書店出的講座書,其中熱力學方面的書最使他感到興趣,他自認為能念懂七、八成,因此就對物理學產生了極濃厚的興趣。

一九三八年三月,高等學校畢業後,由於個人興趣和老師的鼓勵,報考了東京帝大的物理系;卻因準備不足,末錄取。乃赴仙台東北帝大參加那一年的第二次考試,無奈該校的物理系已在第一次考試時取足了額,只好報考數學系了。就這樣,許先生於那年四月進入東北帝大的數學系,開始了另一個重要的歷程。

留學日本東北帝國大學

「在這樣的環境裡,學生把老師的榜樣看在眼裡,自然也對研究產生了興趣。研究就是需要風氣,老師必須起帶頭作用。」-許振榮

東北帝大的全名是東北帝國大學。日本帝國於二次大戰挫敗後,所有帝大就不再稱帝大了;東北帝大目前就稱東北大學。東北大學早期有位很有名的數學家,名為林鶴一,是四民之首─士族的後裔。他寫了很多書,其中《零的起源》一書相當有名;可能因此賺了不少錢,就出錢創辦了《東北數學雜誌》。後來他把這雜誌讓給東北大學,對東北大學數學系的活潑研究風氣大概有一定的作用。許先生進東北大學時,林鶴一已去世,數學系在研究上卻已非常活躍,有大量的研究成果。(編著:此時在臺北帝大數學講座任教的松村宗治,即是出身東北帝大。)

許先生說:「在這樣的環境裡,學生把老師的榜樣看在眼裡,自然也對研究產生了興趣。研究就是需要風氣,老師必須起帶頭作用。」

那時數學系的教授有四位:藤原松三郎(分析)、窪田忠彥(幾何)、岡田良知(複變)和高須鶴三郎(幾何);副教授僅有一人是泉信一;講師兩人,是淡中忠郎和佐佐木重夫;助手兩人是田沢正忠和前田重作。後來泉信一曾到台灣訪問過清華大學;佐佐木重夫是許先生於一九五九年到東北大學進修時的指導教授,他後來也來過台大講學一個學期;而淡中忠郎就是做Tannaka對偶論的那位數學家。

日本大學是三年制。許先生在東北大學的三年中,第一年修高等微積分、代數解析(級數論,包括Summability;課程最後還介紹一些代數拓撲學的基礎)、解析幾何(內容包括:齊次座標系、二次曲線論、不變量理論、反轉幾何學、非歐幾何等….)分別由高須、淡中、窪田先生擔任。第一年的第二學期選修了佐佐木重夫所開的幾何通論(以O.Veblen和J.H.C.Whitehead一所寫的《The Foundation of Differential Geometry》為教本)。第二年修實變函數論、複變函數論、射影幾何及一門特論的課,分別由泉信一、岡田良知、高須鶴三郎和藤原松三郎講授;那年的特論是「和算」,藤原松三郎為了準備教材,特地到北京去查古書。第三年有兩門課,其一是窪田教授的幾何基礎論,另外一門是高須教授的讀書報告課,由學生輪流報告,研讀的是Schouten和Struik所寫的有關Connection的書[1]。代數方面,在一年級的暑假期間(7月~8月,學年中間),自修了藤原先生在岩波書店出版之《行列與行列式》,並參考修習他在內田老鶴圃書店出版的《代數學》兩冊巨著,這些書以後還在繼續出版。

除了修課以外,二年級和三年級的學生必須參加每星期四下午的談話會。所謂談話會就是研讀雜誌上文章的報告會。每年由教授們推荐文章的名單,由學生自己選擇有興趣的文章唸,有問題時就和推荐該文的教授討論,然後在談話會上報告。每人一年至少要報告一篇文章的研讀心得。

第三年,許先生是在高須教授的指導下修習的;但是三年大學期間,佐佐木重夫和泉信一兩位先生對他影響很大。(粗體為編者所加)泉信一非常關心學生,晚間常到學校來指導學生,許先生曾和他晚間一起學Continuous Geometry。許先生和佐佐木先生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住在同一宿舍(日人稱「下宿」),受到他熱心的關注,每星期總有一兩個晚上跟他唸Cartan的射影微分幾何一書。雖然隔了數十年,許先生在談到當年的情景,心中就充滿了對兩位先生的感念,尤其是佐佐木先生墓土猶新,不免哽咽。

畢業後留日研究

一九四一年大學畢業,留校當副手。副手在助手下面,助手是官職,而副手不是。當時全數學系只有助手二人。副手期間,在窪田教授的指導下寫成了一篇有關Liouville定理的文章,發表在《東北數學雜誌》。這是他發表的第一篇數學文章。

a-remark-on-the-extension-of-liouvilles-theorem-to-a-euclidean-space-of-signature

圖4. 許振榮,《A Remark on the Extension of Liouville’s Theorem to a Euclidean Space of Signature(+, +, -)(‘)》,1930。
(圖片取自《許振榮教授論文集》,1991。國立台灣大學數學系圖書室館藏)

一年後,即一九四二年,九州大學剛設立數學教室不久,有意擴大,從北海道大學禮聘了本部均教授。本部先生到九州大學不久,他的助手出缺,經由窪田先生推荐,受本部先生之邀,許先生當了他的助手。當時大域微分幾何在日本還沒受到重視,本部先生希望許先生往這條路走,要他開始做準備工作。此後不久,因正值戰爭時期,本部均受到軍方的委囑,幫軍方處理一些數據,許先生需要替本部均做些計算工作,因此沒有時間積極準備從事大域微分幾何的研究工作。對此他一直覺得很遺憾,但仍然十分感念本部先生的鼓勵。在此順便一提,本部均後來到東京都立大學,是本系第一屆系友霍崇熙教授的指導教授。

在九州大學當了兩年助手後,許先生於一九四四年轉任九州大學附屬工專的教授,至一九四六年返台為止。

從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六年間,可以說是許先生學術生涯的開端。雖時值戰爭,研究條件不佳,但他還不斷繼續做研究工作。後來發表在《Annals of Mathematics》的"On lattice theoretic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parallelism in affine geometry“一文雖是在台灣寫成,初步輪廓在那期間就有了。

on-lattice-theoretic-characterization-of-the-parallelism-in-affine-geometry

圖4. 許振榮,《On Lattice Theoretic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Parallelism in Affine Geometry》,1949。
(圖片取自《許振榮教授論文集》,1991。國立台灣大學數學系圖書室館藏)

戰後返台 任教與出國進修

「我在學生時代所學的數學和戰後的大不一樣,戰後的數學比較偏重抽象性,因此方法也不一樣;就拿微分幾何來說,戰後變了很多,一般都用differential forms表示,處理的方法完全不一樣。如果當初沒有出國研究,我就完全落後了。這期間我受佐佐木先生和陳省身先生的影響很大,他們常告訴我一些做學問的方法,對我有很大的幫助。」-許振榮

許先生於一九四六年一月回到台灣,次月即任台灣大學圖學講師,所謂圖學就是Descriptive Geometry,是工學院的課。圖學的班上都是一些尚末返國的日本學生,大部份是台大教師的子弟。同年八月轉任台大先修班教授,一年後受聘為台大數學系副教授,開始了他在數學系的長期教學和研究的生涯。

%e8%a8%b1%e6%8c%af%e6%a6%ae%e7%85%a7%e7%89%87-41th

圖5. 許振榮先生,1952。

一九五三年他獲升為教授。一九六五年應美國Kansas State University之聘前往講學,至此他在台大渡過了二十個半寒暑。在台大這段教學和研究時期,他經歷了台灣最困難和最動盪的時期,也跨過台灣經濟由凋敝到開始成長的痛苦期;那時台灣教授的薪水微薄,生活自然是不寬裕的。由於教授人力嚴重不足,教學負擔非常重,數學系人手最不足的時候可能在一九五一到一九五四年間,是時施拱星教授正在美國研究和講學,有一段時間代數和幾何的課都由許先生擔任,其辛苦可想而知了。然而,在這種困難條件下,許先生除了努力教學,作育英才外,仍然孜孜不倦地研究,不放棄對幾何學的熱愛。傅斯年校長對他這種精神特別推崇,曾親函表達敬意,並推荐他獲得第一屆教育部基金會的獎學金,赴美進修。獲得那一屆獎學金的台大教授有三人,另外兩位是醫學院的教授。

為了進一步充實自己,使研究更上層樓,這期間他曾三度出國研究。第一次,一九五○年一月到一九五一年八月間,因獲上面提到的教育部獎學金,以Research Associate的名義在芝加哥大學跟隨陳省身先生習黎曼幾何、積分幾何等現代幾何理論。他原本有意在芝大多留一段時間,多學一點東西,卻感於當時台大新任校長錢思亮先生的誠懇要求,提前返國。第二次是在一九五九年和一九六○年間回母校東北大學和佐佐木教授研究微分幾何,並於一九六一年二月獲東北大學理學博士學位。這次出國是留職停薪出去的,經濟上非常辛苦,好在錢思亮校長張羅了美金六佰元支助他,寬解不少。對此,他一直很感謝錢校長。Berkeley的加州大學是第三度出國研究的所在,時為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三年間,承陳省身的大力幫忙得以Associate Research Mathematician的名義在其麾下研究。

回想這幾次出國研究時,他說:「我在學生時代所學的數學和戰後的大不一樣,戰後的數學比較偏重抽象性,因此方法也不一樣;就拿微分幾何來說,戰後變了很多,一般都用differential forms表示,處理的方法完全不一樣。如果當初沒有出國研究,我就完全落後了。這期間我受佐佐木先生和陳省身先生的影響很大,他們常告訴我一些做學問的方法,對我有很大的幫助。」

他認為數學偏重抽象性是好的,因為一旦抽象化了,包含的東西就多了,能夠應用的方式也多。

傳統上台大數學系對學生要求嚴,分數也打得緊。據許先生稱,這是沈璿先生的關係。沈先生由日本最好的大學畢業,受了嚴格的訓練,依他的經驗,對學生嚴,學生才學得好。許先生自己的經驗則不大相同,東北大學的數學系並不嚴,但是由於研究風氣盛,學生耳聞目染自然也都用功。參照了後來在美國的教學經驗,他傾向於相信,學習上學生如有較大的自由度,效果可能好一些。他也認為,在科學人才的培養上,讓學生年輕時多專注於專門知識的吸收,可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他感嘆地指出,台灣學生學了太多不相干的東西,和美國學生相比,浪費許多時間,吃了不少的虧。就因為這個理由,他是聯考制度的反對者。

%e6%8a%95%e5%b0%84%e5%b9%be%e4%bd%95_%e8%a8%b1%e6%8c%af%e6%a6%ae

%e6%8a%95%e5%b0%84%e5%b9%be%e4%bd%95%e5%85%a7%e9%a0%81_%e8%a8%b1%e6%8c%af%e6%a6%ae

圖6-1, 6-2. 許振榮,《射影幾何》,1967。
(圖片取自《射影幾何》,國立台灣大學數學系圖書室館藏)

回台發展:台大數學系主任與中研院數學所的時光

「我自以為努力不夠;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。」-許振榮

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五年間,許先生兼任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的研究員。一九六三年,當時的所長林致平先生到中興大學就任校長職,所長職位出缺,由許先生任代理所長,至一九六五年赴美講學時止。其間,一九六四年至一九六五年並兼任台大數學系主任,是非常辛苦的一年。

圖7-1. 許振榮,《幾何論叢(一)》,1985。

圖7-2. 許振榮等著,《複數解析初步》,1991。
(國立台灣大學數學系圖書室館藏)

一九八一年六月應中央研究院之邀,在國科會的支助下返台,在數學研究所任特約講座教授。同年十月決定長留國內,乃受聘為數學研究所的研究員迄今。

最後在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的這幾年,許先生是全所同仁所敬重的長者。除了研究外,對所務也熱心,並常常為《數學傳播》寫稿。

比較現在的數學所和二十多年前他任代理所長時的數學所,他很感慨地說:「現在的數學所研究人員很多,學術活動相當活躍,比當年好了許多;當時研究人員只有劉世超、許光耀、楊兆慶三位先生,稍後又增加了陳明博先生,其他的是幾位兼任人員,像施拱星先生和李新民先生,有時也看到徐道寧先生來。當時年輕人不多,項武忠、項武義兩位先生已出國了。我不大管所裡的事務,一星期到所裡來兩三次,大部份時間在主持研討會。因為人少,當時的研討會不分科,大概都是我講,講最小曲面論的東西。研討會一個月至少有兩次,每次一至二小時,參加的只有兩三人。記得泉信一先生到清華訪問時,我請他來數學所做一系列的演講,參加人有七、八人至十人,已算是盛況了。」

許振榮教授論文集.jpg

圖8. 許振榮著,中央研究院編,《許振榮先生論文集》,1991。
(國立台灣大學數學系圖書室館藏)

誠然學術生涯是辛苦而平淡無奇,許先生卻以教出好學生為樂,以研究本身為享受。他自認這一生是無悔的一生,但卻謙虛地說:「我自以為努力不夠;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。」

許先生于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和林塏堤女士結婚,共組美滿的家庭。許夫人的二哥,林渭川教授,是台大化學系教授,也是名重一時的學者,曾任台大理學院院長。許先生和夫人育有三子,老大是女兒許柏貞,習統計,得碩士學位,夫婿王瑞華是化工博士,已育一男一女;其他二子是男孩,也都已成家立業。大兒子許學加是食品博士,育有一男一女;小兒子許學倫是化工博士,也已有一男孩。

許先生有兩位弟弟,也都有成就。大弟是台大工學院的教授許振發先生;小弟是台北和平醫院的副院長許木溪大夫。

(全文完)

(原文載《理學院數學系簡介》, 1988年5月)

最後校對時間: 04/08/2009

[1] 2009補註:應指Einführung in die neuren Methoden der Differentialgeometrie (微分幾何新法導論)


附錄:   許振榮先生經歷

1918年6月16日 出生於台灣台北

1924年4月~1930年3月 台北木柵公學校

1930年4月~1931年3月 台北老松公學校高等科

1931年4月~1935年3月 台北州立第二中學校

1935年4月~1938年3月 台北高等學校

1938年4月~1941年3月日本仙台東北帝國大學

1941年4月 起任東北大學副手

1942年~1944年 日本九州帝國大學助手

1944年~1946年 九州大學附屬工業專門部教授

1946年1月 回台灣

1946年2月~1946年7月 台灣大學圖學講師

1946年8月~1947年7月 台灣大學先修班教授

1947年8月~1953年7月 台灣大學數學系副教授

1950年1月~1951年8月 Research associate, University of Chicago(美國芝加哥大學)

1953年8月~1965年8月 台灣大學教授

1958年~1965年 中央研究院兼任研究員

1959年~1960年 日本東北大學交換學者

1961年2月 獲日本東北大學博士學位

1962年~1963年 Associate research mathematician,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Berkely(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)

1963年~1965年 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代所長

1964年~1965年 台灣大學數學系系主任

1965年9月~1983年5月 美國Kansas State University教授

1973年8月年1974年1月 台灣大學講座教授

1974年1月~1974年4月 加拿大Waterloo University客座教授

1974年5月~1974年8月 日本東北大學訪問學人

1976年夏天 淡江大學講座教授

1981年6月~1981年12月 中央研究院特約講座教授

1981年10月~1988年6月 中央研究院研究員

Advertisements

One Comment Add your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